分享到:
古代散文_短篇散文-名家散文网
当前位置名家散文 > 经典散文 > 杨绛散文 > 亲,看到好文章一点要记得分享到空间哦!
 as  刘亮程散文  名家散文  sdf  矛盾经典散文  test

【烟雨小说】黄昏中的菜地

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30日18:54:45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连绵的山峦有一脉伸进了城区,不知哪一年,在哪些人手里开垦成了菜地。每天天不亮,许多退休、没事做的老人从城市的鸽笼中走出来,在此耕种收获。这片种满菜的山坡确切说只有半边山。北面紧临滨河大道,让开发商开肠暴肚硬是切掉了,黄沙飞过后更多的人走进那里的高楼。南边朝阳晒暖但山路崎岖,给了许多已逝的、无所谓交通方不方便的人。

  一级级菜地种了各种农作物,高的玉米杆,贴地的红薯藤,青的菜,黄的花,金色的麦穗……应有尽有。一年四季,菜地中数不清的坟茔在守望,牵藤的会不小心爬上坟头,在风中摇晃。城市化城区面积扩大,原山地主人卖地租房发了,住进城中养尊处优。荒山年青人不要了,他们打新股、包工程、盖房子、开房、房,来钱快。来种菜的也大多是离坟墓很近的老人了。

  山坡顶是枞树、板栗相间的树林,林边菜地从山脊向两旁纷披,那十几块菜地都是李老头的。地主人进城开饭店,在李老头退休时让给他种了。山上没水,上山要走四五里,李老头身子骨硬朗,山地中腾挪跌宕一直如履平地。当年他做了长期打算,拖了包水泥,在菜地边挖了个子母池,水泥镶底,下雨雨水灌满了母池,再淌进子池。另外还埋了一个粪缸。两池一缸成就了李老头种菜的奢华阵营。这片菜地在李老头手中伺弄了十年,今年这块种黄瓜,明年就种辣椒,保证不繁地,年年菜种的跟城里养花一样,叶子肥成墨黑。那对子母池,像泉水池样,四周长满了水草,从春到秋开着娇柔的野花。水中间的云天上,有时也会掠过嫩黄的画眉、通黑的八哥。总会有风,吹散两池花影。

  汪老头也有几块地,李老头给的。汪老头年青时当过兵,退休前官至组织部的一把手,家里缺米少煤的,当年有人替他办。可退休就不一样了,门前冷落,只能歪在家里给一家老小摆摆官架子,报告瘾发了就把儿孙们熊一顿。后来无聊下棋遇上了老相识李老头,李老头让了几块地,带他种上了菜。汪老头种菜总别出心裁,人家菜都是整齐地站一排,他走偏锋,插地边的丝瓜非居正中,好端端玉米移到地沟,还时不时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:“嘿嘿,我让你们在哪就在哪,想自己挪窝门都没!”,他最爱种大刀豆,种一颗挂的足够吃了,可他一种一大块,吃不了拣模样端正的发给小孩耍,像那个姑苏慕荣发糖以后,也给小孩子封官,你当卫生局局长,你做教委主任。

  汪老头年岁大做过的官大,可在菜地摆不了谱。菜地里钱多官大没用,谁有粪坑、水池谁才有话语权。山上没泉水,汪老头总腆着当官时留下的酒肚,找李老头要。

  年青时的李老头有天趴办公桌上午睡,已当了小官的汪老头路过询问一件事,小李老头睡意朦胧,没好气地回了:“去去,老子要睡。”小汪老头刚好喝了点酒,听了更是酒劲直冒,一个箭步抢到黑手摇电话,快速转动打到小李老头上司那。害得大会小会小李老头都得做深刻检讨。两个冤家退休后在棋摊上消磨,各自打遍天下无敌手。汪老头有愧那次酒后告状,可又放不下架子找李老头。终于有一天,落寞的李老头望了一眼同样落寞的汪老头,挪到一起了。后来菜地也均给了汪老头,水自然也是要给的。

  每次收工,李老头把锄头敲得山响,犹如击鼓叩罄。那边汪老头也跟着敲几下。李老头从地塝上的小洞中掏出封洞的石头,拿出象棋。两人跑到水池洗洗手,坐到丝瓜架边对垒。比较起来还是李老头输得多一些。汪老头看形势不对就开始找机会耍赖。李老头仰着脖子喝小酒,战事正酣,咪着咪着有点晕乎乎,汪老头就偷走了李老头的车;要是李老头又忙着泯酒,又忙着赶虫子、打蚊子,止不定还会再丢一匹马。汪老头扯过一片丝瓜叶,盖住要偷的那枚棋子,慢慢地棋子就移他手上。这时候,汪老头就红着脸,心底贼笑瞪着李老头。

  再下边几块地今年来了个新主人,一位六十多点的梅姓妇人。梅老人没工作,丈夫死得早,一个人拉扯大了几个孩子,可还是白白净净,匀匀称称的,岁月的风霜没给她留多少皱纹,最重要性格温婉开朗,经常拎点自个烤的南瓜饼、茅香粑,水煮花生、黄豆荚给两个老人下酒。汪老头老伴过世十几年了,没料到老到胡子都白了天上还掉个梅妹妹。汪老头当惯了官,习惯全盘考虑,一面对梅老人照顾有加,一面不露声色。可瞒不过旁观李老头的慧眼。

  李老头说:“老哥,真动心了?动心就跟人家说啊,我们这些老的,除了带带孙子,做不了什么了。儿女们也都各忙各的,还是有个老伴,进屋出房门有个说话的,有个捂脚的,有老伴不寂寞,儿女代不了的。”

  汪老头说:“知道你老伴疼你,冬天把你脚抱怀里。我老伴走也有十几年了,没想到,要进棺材还会喜欢人。象你说的,也不图个啥,就是图个做伴。我在家说一不二,说要吃苦的他们就不敢烧甜的。我快八十了,不能让梅妹子跟我抠气。这事儿我探了点口风,小的们偏偏反对得厉害,有说我们对您不好吗,有说爸你相中谁就跟谁两下跑就是了,用不着结婚,我们不管的。他们怕以后又要给一个妈送老归山啊。不过我还留了一手,真争取不过来我打算空手出家门,没钱还有丧葬费嘛,过了多少大风大浪,难不倒我。最后写遗嘱把丧葬费留给梅妹妹。等我把儿子们摆平了,再对梅妹子求亲。”

  李老头说:“小辈的话难说。我们又不是三四十的人,没有老婆还说着急,像大烟瘾的人烟完了走在野岭,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卖烟的店,买了赶紧抽,管它真的假的,冒烟就行。我们一生什么没尝过?这老了想做的,肯定就是很想做的,小的们,不说不说了,咦,你在那拉尿了吧?这大热的,施重了肥,要死的,快出粒了,可惜。养娇惯了,不成恨哦。”汪老头菜地里几株玉米这两天长得焉不拉叽的,叶片卷曲焦黄。

  太阳有点晒,菜叶上的露水干了。城市楼房像小积木散落在山脚下,太阳能管子闪着寒光像白剑刺眼。晴天变幻视角,屋顶上白剑会有长短宽窄的变化,仅此而已,阴雨天更一个样了。屋顶连个烟,婷婷袅袅的炊烟都不会冒了,所幸还会有麻雀哄哄散散。李老头摘了点黄瓜、辣椒、丝瓜,把汪老头的刀豆也摘了一大把。该吃的还是用来吃,不能暴殄天物,玩完了丢沙里、落阴沟中多可惜。

  汪老头大儿子要用助听器才能听见,没能安排到好工作。大孙子书又没读出来,工作时汪老头已经退了好几年,没办法,他大孙子只有混在工厂。孙媳妇也是厂里的,养了曾孙。汪老头就是舍不得这个头孙子。这些年汪老头帮他按揭了房子。可汪老头退早了没赶上公改,一个月只有一千多,都给他了。养娇惯了,不成恨。那个大孙子,管厂子仓库,偷拿里头东西私自卖了,现在事发逮进了局里。汪老头不得不四处卖老面子,总算不判刑,可要交七万块。人家都想汪老头老了,活不了几天,还不起借款,不给他借。汪老头就把丧葬费也打了条子给了人家。跑断了腿总算把他孙子领回家了。他孙子被厂里开除了,想学驾照,一家三口总要过日子。汪老头支持。现在汪老头只有一屁债了。

  汪老头忙着借钱没去菜地就撂了句电话:“老李,这几天你给我管地,回头再说啊。”不清不爽的,让李老头整天琢磨着。手偏偏又发痒,李老头不得不左手下右手,棋下到后来下着下着也就糊涂了。

  经这折腾,汪老头瘦了一个圈,脸也不红润了。突发的变故让他预支了丧葬费,也没了黄昏恋的经济基础,他不愿带梅妹子受穷受罪,不想搭有老伴的“建筑”了,想到乡下搭猪窝养猪,打算种菜卖,赚钱。李老头说:“这些孩子这么混沌。都过去了,老哥啊,你也别多想,慢慢来。还有我呢,这么大的事都不对我吱一声。前两年不是把老平房拆了做了一楼一底,累着又黑又瘦吗?我那两个儿子却为谁要楼上谁要楼下吵架。等我儿子扯皮扯好了,交房子成本价给我,我给你。你还种你的刀豆,陪我偷我的棋,嘿,当我醉鬼,不知道呢。”汪老头说:“那,这个,这个,我还有几年不卖给你了?”李老头说:“买你多活几年,我不寂寞啊。”李老头说完去抠地塝上的小洞。

  汪老头没能再去菜地种刀豆,偷李老头的棋子。胃不舒服,一查是胃癌,到省城治疗,按西医开刀切除了胃,因油脂太多刀口半天长不拢。造罪啊,大热的天,帐子里罩着,苍蝇还是嗡嗡转。李老头预感快八十的汪老头,这次熬不过去,进了医院由不得他了。本来时间就不多,还受了那个洋罪。汪老头摊在床上,挂着各种各样的“藤”:胃管,进食管,吸氧管、点的管……刀口敞开着,汪老头像一个忘收回家搁在了藤上的烂南瓜。

  李老头依然侍候着菜地,也伺弄着汪老头的,也在地沟里种上几颗玉米,用整块地种上刀豆,仿佛汪老头哪天还能站起来偷他的棋。一天一天开始觉得力不从心。没有了汪老头,李老头老得快了。从乡下搬来一家人,那老妇人在城里到处找菜地,想菜地几近成病。李老头听说了,,想起年轻时接他乡下住的妈妈来,三天一过,老人家到处都痛,吵着要回去。送她回去后,李老头才发现城里房子门口连草芽都给摸光了。李老头记得他妈说的话:“离不得做哦。看看庄稼,像不吵的孩子,一天一个样,多喜人。”

  一个黄昏,他领着老妇人细细踩过每一块地,交待完各个注意事项,站在山顶上,像个神采奕奕临风的君王,揽开干瘦的双臂,说:“看,这么多块,都是我的!我的菜地!多吧?还有这水池,两个!子母的,这个满了,淌到下一个。这粪坑也是我的……再都是你的了”。

  风把西天的红霞撕成一缕一缕,树林中蝉知了知了地嘶哑着。黄昏中丝瓜花开着浮幻的黄,刀豆青刀已出鞘。蜂蝶还在飞,小蚂蚁爬去爬来。井水漾着黯红,数不清的蛇影荡动。汪老头沉沉地睡在坟墓中,睡在黄昏中的菜地间。

  老年人的怡然自乐,老年人渴望需要温情,城市环境的恶化,社会需要关爱老人等等一些社会问题在一块小小的菜地上展开,结构完整,写作情趣不动声色,稳重中刻画人物的性格。问好亲爱的姐姐。——李锦恒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】

  老年人的,对生活自然的心态,随着社会的发展,一点点的割杀,就如隔着心头肉般!谢谢姐姐的好文章,期待您的好作品!

本文网址分享:/4564.html
古代散文_短篇散文-名家散文网
推荐图文
| 散文名家| 散文欣赏 | 优美散文 | 亲情散文 | 爱情散文

Copyright @ 2010-2011 All Right Reserved
免责声明: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,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。
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,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!
文章阅读网 电子邮件 xxxxxxxxxxxx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