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古代散文_短篇散文-名家散文网
当前位置名家散文 > 经典散文 > 杨绛散文 > 亲,看到好文章一点要记得分享到空间哦!
 as  刘亮程散文  名家散文  sdf  矛盾经典散文  test

【断弦谁听】碎在阳光里的日子

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30日21:59:58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曾不止一次的问自己,如果说风过无痕,云过无痕,那么还有什么能够留下痕迹呢?我们该相信什么?反复不断的生活,原本就分不清孰对孰错,也许我们是对的,抑或有错,但是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曾经经过。

  下着雨的午后,照例没有带伞。在好又多的门口,有几次试图想要冲进雨中,最后一次,有人拉住了我,猛一回头,陌生的平头的男子,头发漆黑,笑起来牙齿洁白,我送你吧,他说,雨虽然不大,冒然冲去,难免不会被淋透,生了病就不好。

  我终于被他带着走,一路上,也许是因为心存着感激,回到住处,拿毛巾擦了脸,竟然眼眶红红。坐在镜子旁,心生一阵恍惚,时光稍转,竟然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个下着雨的午后,也和今天一样的场景,小鱼说,我送你回去吧,一柄蓝色小花的伞,两双脚提起、放下,一路水花飞溅,晶莹透亮。

  窗台下,我的伞是粉粉的红色,选的时候,挑中了这柄,其实我不喜欢粉色,是不想记着下雨的天气。窗外,雨还是没有停,楼下有人撑着蓝色小花的伞,两双脚提起,再放下,溅起一朵一朵的水花,我轻笑,小鱼腼腆的笑容,整齐的牙齿,还有小鱼的眼睛,盈盈地望着我……

  一场雨,可以促就一个故事的开始,也许原本就不该有开始,开始了,结束不再遥远,曾经年少青春的过往,成了一本可以深藏多年的日记,也许很久不会打开,但是总是会记得那些人,那些事,偶然不经意的一个触动,便有如一场一场午夜的电影片段,历历在目。

  那个下着雨的午后,一个人在家,读一本很久都没读完的小说,听容祖儿的《蜃楼》,用生疏的广东话跟着唱:沉迷一睡不醒的白昼,宁愿一切散失后至少可内疚,然后是叹息是记忆总算在华丽里浮,能怀念到永久……

  晚些去关窗户,见院中紫荆花开得正好,紫云似的一片,不由得暗生叹息,这一树明丽的花儿固然生得妖娆可爱,却也不过是一场凋零的开始罢了。

  我说我的思想早已经不再纯静,我无法静心去爱,如同偏爱蔷薇的日子,即使蔷薇花开满了园,若心感受不到亦是枉然。

  想到了,跟你说,爱情离我好遥远,爱对我而言,也似乎早已经变成注定,注定了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个遥远的奢华的梦,远远地观望着,却始终不曾触到……

  缩在椅子上读张爱玲的《倾城之恋》,抬头看时窗外暮色黯淡下来。到白流苏第二次去香港那一处,这个才华横溢的女子形容十一月尾的纤月,仅仅是一袭白色,像玻璃窗上的霜花。忽然一切像是在只在恍惚之间,亦像是在海上,教人分不清什么是真,什么不真,迷迷糊糊地却又像是在那黄昏,于是心暗自思量:我这是在哪里,我这是怎么了?然后又是突然地惊醒过来,蓦地方才觉得膝盖处生生的疼。办公室不知谁将窗开了,一阵阵的风迎面拂来,冷冷扑在脸上,乱了头发,一边伸出手了捋耳绊滑落的头发,一边又伸手去护着膝处,末了将手合在一起,才知道十指早已冰凉。

  窗外是漆黑的一团,并不曾见到有月光的影子,隐隐约约的是一些木棉的影子,眼下已是十一月末了,顺手翻了翻日历,过了大雪,已临近冬至。

  去年的这个时候,这般光景,我还在千里之外的父母的家中,母亲生了病,急忙忙地就赶回去了,由我照顾母亲饮食起居,她的身体原就不好,手术之后就更差,迟迟不能复原,刚好父亲在家的那一日,母亲突然休克,手脚痉挛,身子开始变得僵硬,那一刻我竟然没有眼泪,也不觉惊慌,和父亲一起紧紧地握紧她的手,看着父亲与她一样手背上青筋显露着,在等着急救车的时候,她的干裂的嘴唇,如冬日的土地一般早已干涸,两瓣嘴唇蠕动着,告诉我们说没有事的。我点点头,我相信她是没事的,我说我原是应该哭的,会掉眼泪。

  我终究是没有掉下一颗泪珠儿,我知道她会好起来,也和现在一般恍恍惚惚地说,直到父亲从医院打了电话回来,说打了针,已大有好转,叫我不必担心,整个下午一个人在家,守着空空的院子,入黑时刮起了北风,刮起了院子里的枯枝残叶,呼呼作响,我虔诚地供了清香,突然眼泪生生地落了下来,我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与生死有关的轮回,假如从此我们失去了她,我不敢想,痛得揪心,我想我还是很害怕很害怕,我只是倔强得不肯说出来。

  笑自己的痴,过去了的事情,常记忆起来,一边搓着手指,一边想着该打个电话回去了,许久了才会想起来打一个,其实并无他事,只是想听听母亲唠叨。

  深夜不会失眠,常常会想到一些或简单或复杂的情节,写下来,写成文字,朋友说,只看到一张壳,背离现实的骨架撑起的鲜丽的外壳,没有血肉,永远都是空的。

  合上书搁在一旁,伫足窗前,我开始计划又一次的逃离,就像是前世早已经注定好了的一样,屈数几年,一直都不知疲倦的过着寂寞的逃离的生活,眼看着朋友、亲人一个一个捉双捉对,然我,一个人离群索居,孑然一身。早前朋友曾问我,那么你到底是在逃什么呢,什么时候才定下来,你的那颗桀骜的心。我索然无语,这样说我的人,是不了解我的人,我说在等吧,我在等什么?我在等谁?我亦不知道,母亲说我只会教她多操心,日后你的子女大了,你就要知道了,父母就为来偿还前世欠下的儿女债。我笑答,还尚早,我尚且一个人,何况子女?何况还要等到她们长大,但是我终究是个不会懂事的人,带着一颗冷寂的心,在风中独自的变得支离破碎。我说,我的心是水做的,极容易破碎,但是遇水即合,完完整整。

  你说,看过太多的现代爱情故事,当那些离离合合已经成为了必然时,而你依然固执地想从中找寻永远。似乎,在需要得到一个被爱实体的同时,更需要一个精神的寄托,一个梦想中虔诚的灵魂。

  然而我却早已在这样的现实中迷失了方向,蓦然又好像明白了,我的心是空的,一直一直以来都是空的,我却说它是满满的,装不下任何东西,自己骗着自己,说着不搭调的谎言,在方方正正的格子中生活。

  就好像一个人走路,永远都是走在单行的道路上,我原不曾想走这样的路,只是发现的时候,却已经在路上。

  有时睡一觉睡醒来,打开电脑,习惯地看着邮箱发呆,却一次也没有收到你的来信,这样的日子索然无味。

  我们的对话,我总是会只说一半的话剩下的一半由你自己去猜想,问了许多的问题,却总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。你说猜来猜去,有时候并不能够完全揣测出来,末了,你补充一句,你还不了解我。

  晚上回家,听一些安静得可以令我闭上眼睛的纯音乐,从中间看一本已经看过了不知有几遍的旧书,在窗前看难得看得见一颗不算明亮的星,是偶然?还是必然?

  然后在下了班以后,和同事一起去吃煲仔粥,坐在露天的广场,我总是喜欢看头顶上飞过的飞机,在暮色中在云层中渐渐隐去,心中会有一丝暧暧的感动,我说我想去旅行了,她们笑我的时候,我只是微微一笑,不再说话,大家各自舀一勺鱼片粥到自己的碗里。

  愣了半晌,脱口而出的一句话,我想是否你也是和我一样的,也许是真的不了解你罢,也许自己并不曾了解自己,可是总喜欢说出这样的话,我们都是一样的人。换言,别人未必不如你了解自己,那么谁又能是了解你,了解我的人?

  迎接晨曦的第一缕阳光,涌道上,被风摇曳着撒落的是一路斑驳的树影,被拉得长长的影子,有你,我,与他。光与影的交错,散开,又重在一起,细碎的断了似的光线不均匀地打在身上,一伸手便可以接一样,然伸手,倏忽间又顺着指间流过,让你却抓不住,仰头,一片氤氲的朦胧的雾似的罩在头顶,忍不住欣喜,觉得可爱的很。

  向来俱寒得要命,可喜温暖的阳光满满铺在身上,觉得是被保护着,我说那是一种依赖,常常会固执地站在太阳底下。

  脚下有零零几几的一些泛黄的叶子,转念一想,方才记起懵懵懂懂又是一年,逝去的日子已经再追不回来。心中却恁是恍惚,觉得荒废了,一个人生活,冷暖自知,其实生活简单,勿须往深里研究。

  人却是都喜往里头钻,像是有许多都被遗忘了,些许珍贵的记忆,莫名的感伤,一时动容。好比多年以前的下雨的午后,一柄印着蓝色的小花伞,模糊的笑声在空气里沉淀;在暗夜里独自想着心事,一页纸箴,三两问询;想念的日子一个人守着月亮,一直都很安静,静静地做着一些想做与可做的事情,不管是在努力或者回忆。

  张开手指,看纠缠在手心的曲线,不是玲珑的,颜色黯淡,爬满了记忆。我看到了树的影子印在掌心,抬头看时,一丝一缕的阳光折照下来,穿透缝隙的光线断了似的,我说,日子就这样在阳光里被碾得细碎。

本文网址分享:/4594.html
古代散文_短篇散文-名家散文网
推荐图文
| 散文名家| 散文欣赏 | 优美散文 | 亲情散文 | 爱情散文

Copyright @ 2010-2011 All Right Reserved
免责声明:本站所发表的作文版权归作者所有,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,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。
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,请第一时间联系本站删除!
文章阅读网 电子邮件 xxxxxxxxxxxxx